嘤嘤嘤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门蓝忘机🐮🍺
前排电五约个田螺刷七夕羽毛

MAGGIO:

画了好久,在手机上一笔一划的画了一只汪叽。谢谢大家支持٩( 'ω' )و

苍霸伪bg,abo设定,盾娘a×刀爹o,刺激
薛翎君初见柳西城便觉得可惜。
柳西城算是内门弟子,夕容门下,傲霜刀不同旁的男弟子手中煞气淋漓的新亭侯。雪怒黑身白刃,鹅黄小花簪在刀鞘刀柄上,看着倒像王公贵族摆在书房把玩的东西。
浑身上下透着华而不实。
刀如其人。柳西城也像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世家纨绔。他脸上白净,眼中清撤,笑意盈盈,不爱穿自家刀客衣裳,非披着广袖薄衫在山庄里晃荡,怀里拢着他那貂儿,也懒洋洋地蜷着打盹。
可谁也说不来惫懒的柳西城半句不是,顶多叹一句可惜,这好身骨。
柳西城身骨奇佳,记忆超群,总角之年就能有模有样耍几招殷雷腿,未及十四就能入扬刀大会,与些流侠之辈打个平手。若不是个地坤,必将名扬天下,策马江湖。
可惜了,是个地坤。

燕权捡着柳无封实在是个意外。
他站在成都战场门口数着手头名剑币,算算还要多久自个能换上新装备去野外浪人头,一转头在密匝匝的人堆里瞅见个霸刀弟子,拘谨地站军姿,小心翼翼躲着往来人流,还差点被一个横冲直撞的呱太撞个趔趄。旁边的小喵太毛手毛脚扯他肩上的厚绒玩,这人也不恼,还从腰间行囊里给人家掏烤鱼。
燕权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手上的盾,盯着那小霸刀瞅了两眼,突然有了些性质。这小孩看着,明显是刚入江湖没多久,举手投足带着世家弟子的矜贵,却也有北地的利落。他突发奇想,拨开人群就挤过去,拍拍那小孩毛茸茸的左肩:“少侠身手如何?名剑大会可否搭个伙?”
那小霸刀明显怔愣了,下意识抱拳行礼称呼前辈,看清了燕权的玄甲陌刀,身形放松不少,再抱抱拳:“晚辈初出茅庐,经验尚浅,怕是要耽误将军。”
燕权这才看清这霸刀弟子实在俊秀的别有意味。剑眉微挑,凤眼朦胧,山根挺俊,丹唇带着点润泽,配合左眼角一颗美人痣,实在有些昳丽妩媚--可确实是个男儿长相。霸刀一向刚劲,配着他那身校服,看着倒是挺拔清隽。
饶是他燕权也有些惊艳。但是这名剑大会总没有小白脸不能来的规矩,心中暗自吐槽这小霸刀可别是红衣教来的卧底,燕权仍是保持面上八风不动:“柳兄弟客气。愚兄不过比你早出山些日子。”又拉了小霸刀手,眉目和蔼,笑容真挚,情真意切:“出门在外,霸刀弟子自然算是我半个本门弟兄。兄弟燕权,若不嫌弃,唤我一声权兄,日后行走江湖也互相照应着。”
那霸刀忙不迭地道几声将军抬举,亦反手勾住玄铁护甲,眼里透出天真的喜悦,笑得眉眼弯弯:“小弟柳无封,多谢大哥美意了。”

和单亲奶爸正确的相处方式

丢脑洞,现代鸡毛蒜皮小短,第一人称,单亲暴躁直男受×抖s蛋疼年下攻
李敢×季明玚
“雅雅不舒服,我带她看病了,你自己晚上弄点东西吃”
我收到微信是快下班那会。SW的顾问还在车间绕着模型绕来绕去,作为负责人之一,我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开小差(虽然自认为选机型关我屁事)。王总笑而不语,陈工喋喋不休,翻译比比划划。终于大鼻头的德国佬点点头笑笑,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走出机房洗把手,我就给李敢打电话:“雅雅怎么?”
电话那边有点嘈杂,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女人的吆喝,小孩子的啼哭,老人的咳嗽,李敢喂了三四声,我只好提了声又问一遍,他终于听清楚了。
“……急性阑尾炎!雅雅哭着不想开刀!我在交钱!”我能听到那边的哭声顿了顿,随后更大声地爆发出来。雅雅哭地又红又皱的小脸顿时浮现在我的眼前,连滔滔不绝的哭声都隔着信号电流越来越强烈地要占领我整个大脑。
……李雅宁小朋友哭起来不是一般的难缠。与包含父母美好希冀的名字不同,非但不雅,而且不宁。
李敢气急败坏地吼:“再哭!!再哭叔叔就不要你了!!!爸爸也不要你了!!”
那边哇地一下嚎啕地更响亮。哭地太急倒不过气地时候能清晰地听见干呕和咳嗽。
我在门口的指纹考勤处签到,走向停车场,有点无奈道:“你先交钱,手机给雅雅,我和她说。”
我能清晰地想象出李敢先生对着撒着泼哭到背气的女儿一脸纠结烦躁和无奈。大概是因为此人不善于表达感情的缘故,这悲愤而无措的表情最常出现在独自面对女儿时,其次是在床上对着拎着马尾鞭的我。
“好好好!!!你讲你讲!!!老子……”
我摘下蓝牙耳机,放下手机开了免提,来迎接小萝莉高达120分贝的控诉,顺便发动车子。
“……叔叔---!雅雅好痛痛!!!哇----”
如果不是深知闺女的秉性,我大概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叔叔马上去陪雅雅,雅雅是不是肚肚痛?叔叔给雅雅揉肚肚好不好?”我打开去附属儿童医院的导航。李敢一个人肯定顾不过来,阑尾炎不是小病。
雅雅哭得抽抽搭搭地说好,我继续哄:“医生告诉叔叔雅雅必须开刀呢,雅雅如果不听医生的话,肚子就会一直痛一直痛,雅雅就不能吃布丁蛋糕棒棒糖……”
哭声戛然而止,路人打嗝护士吆喝隐约可闻,随后爆发出铺天盖地的尖叫:“哇---!爸爸!我要开刀---!”

【信邦百日day38】骚年郎,里酱劫镖是要生不出鹅子的

信邦百日day38 骚年郎,里酱劫镖是生不出鹅子的
又名《我有特殊的跑商技巧》以及《沃日,他小号抱大腿好几把炫酷》

题文无关

无脑无逻辑无科学依据爽文

网游AU,CP信邦

水平有限之我随便写写请随便看看

“哦谢特妈惹法克!”刘邦扯下耳机往桌上重重一摔,一边的张良目不转睛地盯着知网检索,冷漠提示:“摔坏耳机要赔的,雷蛇起价二百五。”

“得吧这网吧水货最多二十五。”刘邦愤愤地拿起可乐灌了一口。

张良咳一声,刚想说什么,耳机里的轻音乐突然被烟嗓取代:“17,18号机时间还有五分钟啊,再上来前台续费!”

张良最小化网页,看看底部文档字数统计:“我不续费,这论文差不多了。”

刘邦抓起耳机又带上:“那你去前台给我加钱,我非得过完这次任务!”

张良瞟一眼:“这任务不是很简单吗,怎么,路上被打劫了?”

刘邦长叹一声:“这游戏对小号太不友好了……”

张良笑笑,起身拍拍他肩膀:“那你换大号捶回去呗。”

刘邦搓搓脸:“那我等着上论坛震惊部吧:震惊!君主大佬居然对平民刺客做出这种事!”

张良斜他一眼:“你第一次上论坛震惊部?”

……那倒不是。

但是也不想啊!

刘邦沉痛点头:“那你把这两台机子都先续费吧,我去双开。”

刘邦玩的这款游戏是一个跨度三界九天综合各种妖魔鬼怪的神奇网游。当他氪金到肾疼用力到肝伤的大号--“双面君主”攒齐了三界身份和全身符文成为一代神(zhuang)魔(bi)界大佬后,就开始致力于通过各路小号升级发家致富--比如手上这个。刘邦眼中弥漫着淡淡的忧桑,无限惆怅地捏捏鼻梁,上唇微掀,便从削薄的形状姣好的嘴里流出一句:“麻个叽的狗比刺客!”

他操纵的人界小战士顶着“刘大宝剑”的id,在原地愤怒地跳了两下。

刘邦严肃思考片刻,虽然自己的大号因为撸小号人头上论坛不是一次两次,但是暴露了自己身为号贩子倒买倒卖还养小号的事实总怕被运营商查水表,灵光一闪,他重整旗鼓地在身边的电脑上打开了客户端,大大方方地登录了张良的账号。

……子房啊,这次若是上了论坛,也算是弥补你玩游戏三年都没被人爆过黑料的遗憾了。

张良账号是个法师,精炼+神装六件套,往哪一站就是一座移动的军火库。刘邦点了跟随,不苟言笑的浑身blingbling发光的金闪闪法师就飘啊飘地跟着灰头土脸小战士再一次走上野外的小路。

……然后又被撸了。

截货的刺客仿佛知道这个唬人的法师只是一个双开的跟随摆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向大宝剑同学,一套行云流水般的挑飞和眩晕后抢了宝箱消失在密林中。

刘邦看着半血的战士趔趔趄趄地爬起来冲刺客的尾气砍几刀,和依旧在空中飘的四平八稳无动于衷的大法师,选择退出游戏。

#先秦西汉西楚俱乐部#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诸位,最近陈仓那块的劫镖很犀利啊。

先秦#帝王#唯朕独尊#:哦哟,除了朕还有人敢劫你的镖啊?@西楚#霸王#娘子!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君主你上我号了?!

西楚#虞姬#啊哈~:霸王最近无心劫镖,一心造橙武,君主请回吧~

先秦#将军#啊政说的都对:西汉君主,要护镖吗?价格好商量!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不是我,是朋友的小号被劫了……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我看看你装备不行啊!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霸王的橙武不是早就有了吗?他要倒卖武器了?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上你号揍他

先秦#帝王#唯朕独尊:上你号揍他

西楚#虞姬#啊哈~:他要做小橙武卖,不算倒卖啦,闲着没事挣点小钱~

先秦#将军#啊政说的都对:上你号揍他

西楚#虞姬#啊哈~:上你号揍他

西楚#霸王#娘子!:上你号揍他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上你号揍他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

先秦#将军#啊政说的都对:……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卧槽,习惯性复制了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我们复制党不收你这种无脑复制的

先秦#帝王#唯朕独尊:我们复制党不收你这种无脑复制的

先秦#将军#啊政说的都对:我们复制党不收你这种无脑复制的

西楚#霸王#娘子!:我们复制党不收你这种无脑复制的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滚蛋!告辞!!!

西楚#虞姬#啊哈~:我们复制党不收你这种无脑复制的

西楚#虞姬#啊哈~:你滚

先秦#帝王#唯朕独尊:你滚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你滚

系统提示:群聊好友“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已下线

西楚#霸王#娘子~:你滚

刘邦关掉群聊界面,打开游戏插件,默默数数自己在三天内高达二十多次的被劫记录,终于决定对里面重复出现最多的id伸出罪恶的黑手。

系统提示:您已将“韩小枪”加入仇杀名单

韩信登录游戏之前先付费改名。他宿舍网不好,追个剧每集都来来回回看了7遍的缓冲广告,不得不说重复洗脑的威力是巨大的,他这个10块钱都舍不得掏去网吧看剧的新时代好青年终于走上了花50块买号100块冲点卡200块造橙武的网游不归路。

但他看着原号主命名为“韩小枪”的稀烂id怎么都不顺眼。当初把这个号收入囊中一方面是价格实惠一方面是这个姓氏让他有亲切感,然而随着系统温柔知性的女神音一遍一遍地唤他“小枪”,韩信开始有情绪了--哪个男人愿意被妹子称呼“枪小”?!虚拟也不成!

于是韩信又抠抠摸摸地挤吧出10块钱,沉思片刻,为自己起名叫“国士无双”。

系统提示:您已被“刘大宝剑”加入仇杀名单,是否将对方加入仇杀名单?

韩信再次陷入沉思,终于在自己不足巴掌大的小脑里找到这个大宝剑何许人也。

仿佛是前一阵子一个总被自己打劫的冤大头小战士。有一天身边还跟着一个发光的跟宠,看着就很有钱。

没错,在初出茅庐对神装啊法师啊毫无概念的韩小枪,不,国士同学面前,闪着光的漂浮物都是跟宠。

果然,无知者无畏。

韩信并不怕这个买了高级悬浮跟宠的小战士,毕竟这位仁兄被他打劫的次数十根手指都数不过,高级跟宠又如何?!劳资的价值二百大洋的橙武马上就到货了!韩信美滋滋地点了“是”,还向对方发送了信息:

兄弟,我下午还在陈仓打劫你。

刘邦简直出离出愤怒了,哪来的小号在挑衅他?!他上正主号不把这个“韩小枪”的头捶进地里种萝卜他就删号退游!

但是他怎么看都觉得,这句短短的话里,蕴藏着深深的含意。

比如,君主,我知道这是你小号,我是来报复的。

比如,君主,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有本事开大号来,我也能捶飞你狗头。

甚至,尊敬的君主玩家,这是系统送给你的制裁,祝你游戏愉快。

嘶--!

刘邦为自己的脑补打个哆嗦,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犹豫片刻决定稳妥一把,急冲冲地去找张良去了。

张良同学表示我下午考试你别来烦我。

……那没办法了。刘邦同志怀揣着一颗为国捐躯的壮烈之心,登录了游戏。

韩信倒是早早地扛着小橙武在路边密林里猫着守株待兔。

刘邦经过理智和情感的激烈对撞,开自己六神精装大橙武的君主号来赢了胜之不武,上了论坛震惊部还影响未来泡妹装×;若是输了……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是输了自己一代拓荒大佬就可以直接删掉这个费心费力的号滚粗了……想想心脏都在流血啊。还是直接拿小号干吧!万一赢了呢?!毕竟自己也是一代技术流战士啊!

然而当扛着一把闪闪发光的武器的刺客突然出现在视野中时,刘大宝剑的内心充满了狂奔的羊驼:这小子什么时候弄了把橙武?!woc装分比我多了几千还打个“哔---”啊?!

韩小枪,啊不,国士无双耀武扬威地拿着枪杵在路中间,头上一行白字: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入龙!”

然后就怼过来了。

刘邦为之所感动,一个左后跳顺便读个保护罩的技能条,读到三分之二便勇往直前,十指如飞地打出:“德玛西亚之力!”控制着小战士冲着刺客砍去。

双方熟练地你来我往,打的酣畅淋漓……并不。国士无双凭借着装备和属性压制磨完了战士的技能,终于一下一下戳倒了骑士。

国士无双拎着枪查看磨损度,顶着血皮坐在刘大宝剑的遗体上白字嘲讽:“你这水平还想加仇杀?回去玩奇迹暖暖吧!”(对不起没有黑的意思)

或许是这毒辣的一笔的讽刺磨平了刘邦身为直男的最后一点尊严,或许是为了日后跑任务抱大腿着想,甚至是为了实施更加阴狠凌厉的报复诡计……总之他飞快地删掉了一系列问候对方女性直系亲属的和谐语句,颤抖着双手敲出“人家就是妹子小哥哥求放过QAQ"。

不得不说“妹子”这个身份在充斥着众多直的弯的男性玩家的网游中还是有巨大吸引力的,形形色色的汉子,不论死肥宅,还是高富帅,似乎总对妹子保留着一点仁慈和恻隐。

眼前的刺客吃了小药回复体力,貌似正在质疑刚才这个呐喊德玛西亚战士的真实性别,丢了个组队邀请,打字道:“开麦,真的是妹子以后就护着你。”

哎嘛,有大腿不抱是傻哔。刘邦手也不抖了良心也不痛了,兴冲冲开了变音器,按着F2捏着嗓子:“小哥哥~嘤嘤嘤~么么啾~”

那边传来带着笑的男中音,磁性又清澈:“乖,么么哒。跑商吧,我保护你。”

哦,电子竞技没有性别。

刘邦觉得他隐约把到了一个真的大佬,犀利的不要不要的,拿着一把小橙武就经常揍的比他高几个等级的玩家屁滚尿流求放过(自动忽略本人遭遇),自己作为大腿小哥哥的“妹纸”十分有安全感。经过本人的试探和侦查也发现,这是一个有天赋的小白玩家,虽然经常问一些诸如“我这把两百块的枪凭什么戳不破你这个廉价的球”这种愚蠢的问题,但是不影响他大喊为了联盟冲向挡路的敌人。

作为回报刘邦不介意给他分享自己的游戏体验和心得教训,偶尔聊的多了也会涉三。刘邦逐渐了解到这个玩家姓韩,喜欢别人叫他信爷/哥,同城学生党,年方二十,理工专业,未曾婚恋,爱好追剧和打游戏,钢铁直男一枚。

“妹子怎么称呼?”韩直男在第二次游戏时兴致勃勃追问,随即极有风度补充:“不想说真名,告诉我昵称总可以吧。”

你大爷的真会撩啊,刘邦腹诽,暗自琢磨着自家这个萝莉音变声的大宝剑该叫什么名,开了变声器扭扭捏捏道:“我,我叫刘小芹。”

然后满意地听到对面呼吸一滞,似乎也在惊讶妹子名字的淳朴气息,半晌笑道:“小芹名字真有……特色。”

毕竟这可是有大宝剑的“妹子”,刘邦暗笑两声,按着F2 开口:“哪有啦~信哥的名字才是又man又好听~”

日子就这么慢慢过去,刘邦日常捏着嗓子开着变声忽悠韩信聊天刷任务做成就,还时常以过来人(当然他自己以为)的身份扮演知心姐姐“小芹”抚慰韩信缺乏异性滋润的心灵。听着比自己年轻个两岁的韩信絮絮叨叨曾经经历过的似水年华,处于对学弟和晚辈的爱护总是忍不住在某些时候提点几句。更多的时候是教着韩信过日常,组散队打副本,攒装备。韩信被蹲的时候拉着一队小号替他报仇,两个人一起埋在复活点讲段子读秒。韩信负责讲段子,他负责捏着嗓子咯咯笑。有时任务过不去就卡着通宵,男人的友谊(当然也是刘邦认为)嘛,难道不是一起通宵一起大战打出来的吗?!

某日韩信穿着半神装和他刷副本总是状态不佳,刘邦关着麦骂了无数娘,实在憋到受不了,打字道:“信哥怎么了QAQ?”

韩信沉默着,打字:“你能开语音么。”

这什么臭毛病,又需要小姐姐温柔的治愈了?刘邦骂骂咧咧开了麦,按着F2一抹脸那叫一个温婉可人:“信哥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说一说嘛~”

这个“嘛~”的,旁边绘图的小哥瞥他一眼,目光中充满对神经病的恐惧和鄙夷,默不作声地保存文件关机迅速远离三尺。

韩信沉默片刻,哑着声音道:“你出本,我有事和你说。”

“很重要的事。”

刘邦点颗烟直觉不对头,莫非韩信想AFK(退游)?这么有能力的刺客不挖去自己手下代打就退游贼鸡儿可惜,还想多多培养感情以后忽悠跟着自己练小号赚钱,不行一定得留下这个好苗子……

耳麦突然传来一声爆喝,男神音的沉稳磁性了然无存甚至有些破音,随着“刘小芹,我喜欢你!”吓的刘邦差点把烟插鼻孔里,屏幕炸开一片桃红色烟花,国士无双对着刘大宝剑单膝下跪,系统小姐姐激情澎湃地提示:

玩家“国士无双”请求与您结下婚契,请问您是否同意?

……这游戏什么都好,就是一炸这个价值300软妹币的烟花求婚契,系统就只有“同意”和“非常同意”俩选项。

刘邦安静如鸡地点开ESC,选择退出游戏。

哦我的天啦噜,好像玩脱了。

#先秦西汉西楚俱乐部#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我有罪,我装妹子骗了个萌新汉子……

#西楚#虞姬#啊哈~:震惊!某大佬居然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等着上震惊部吧!

#先秦#帝王#唯朕独尊: 震惊!某大佬居然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等着上震惊部吧!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我猜他现在一定很难受……你可积点德吧我的邦

#西楚#霸王#娘子!: 震惊!某大佬居然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等着上震惊部吧!

#西楚#霸王#娘子!:嘁,他什么时候有过那玩意。

#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我真不是有意的……现在该说清楚还是直接玩消失?

#西楚#霸王#娘子!:当然是从了他

#先秦#帝王#唯朕独尊:当然是从了他

#先秦#将军#啊政说的都对:当然是从了他

#西楚#虞姬#啊哈~:去道个歉然后消失吧,可怜小哥哥啊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师妹你破坏队形了,虽然说的对。

#西汉#军师#八百斤言灵书怼你脸:当然是从了他

……你们这群讨厌的复制党!!!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西汉#君主#仓鼠球爆炸是爱你”已退出聊天

刘邦自觉没脸和韩信上线开麦说清楚,扭扭捏捏发信息说自己已有心仪之人--没错就是那个叱咤服务器、帅到裂天际、风华无极限、英雄正当年的“双面君主”,给韩信造成困扰十分不好意思,这就麻溜地删号走人。闭嘴!他的良心一点都不痛!良心是什么他没有!

然后速度地拉黑好友转手卖号,还很不符合自己习惯地给了对方十块钱叮嘱记得改id。好巧不巧,买家是个妹子,也嫌弃自己的id贼啦炫酷,当机立断改成什么舞什么蝶。

刘邦松了一口气,又若有所失。

张良考研早A游戏了。

霸王什么的都是对立阵营的。

做完这个号就不代练了,自己也该想想实习的事情了。

再也没人和他熬夜刷本,再也没人和他组队挂机,再也没人和他躺在复活点讲段子。

再也没人叫他小芹,再也没人给他炸烟花,再也没人嘶吼着说喜欢你了。

再也没有人对他说,我护着你了。

从此山不断其智,从此水不阻其行。

从此虚凰别君去,从此江湖不相见。

韩信,愿你在虚拟的世界,潇潇洒洒,红尘滚滚间,只留沧海一声笑的豪情壮志,再无相思教人老的世俗蹉跎。

就此别过。

三年后,刘邦应邀参加网游的老玩家聚会,作为一代新区拓荒大佬,曾经楚汉服排名第一的英杰,往哪一杵都自带引人注目的buff。

……当然也是因为他刚染了头穿着西装一副衣冠禽兽斯文败类样。

三年刘邦退游退的断断续续,偶尔还会借别人的号接接日常打打战场过过手瘾。跑商跑到陈仓一带时总会菊花一紧,看见拎着小橙武zhuangbility的刺客总会忍不住点人家id,听见语音里有人喊信爷总会下意识开F2变音器。自己的大号放在角落里落灰,开始还会收到国士无双的仇杀提示,后来的信箱空空如也,连骚扰广告都收不到几个了。

也好,相忘于江湖。

今日有个特别活动,老玩家和新玩家的杰出代表切磋互殴,为了保证游戏的可观性和神秘度,人物id互隐,头像建模格式化,封闭房间进行,只有结束才能进行见面握手。

刘邦习惯性地掏出自己精炼六神的法系神装战士,对面是个枪兵。开头直刺连挑,战士左后跳读条开保护罩,读到三分之二走位突脸。冲刺眩晕同时手动炸球打出伤害。对面刺客仿佛中途掉线一般,呆了两秒,随后老练左躲右闪,操作的十分漂亮。半管血生生遛了战士好几个控制技能。刘邦打的酣畅淋漓,只觉对方除去设备问题,手感可以,不愧是个新玩家中的中好手。

最后战士凭借对方小小失误磨干刺客血皮,把剑一掷欢呼胜利。刘邦揉揉发酸的手腕,推门打算和这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打个招呼。一挺年轻的长发小哥披着红毛慢悠悠走上来,拘谨道:“前辈好。”

刘邦笑笑:“小伙子手法不错,这次我占便宜了,有时间再好好约几把。哥们怎么称呼?”

小哥抬头:“韩信。”

刘邦一僵,几乎脱口而出:“信哥?!”

小伙也是一怔,试探着开口:“小芹?”

刘邦不假思索:“嘤嘤嘤!”

韩信当机立断:“欸,么么哒!”

然后两人都愣了。

刘邦内心os:卧槽,劳资貌似又玩脱了……

【信邦百日day31】

辣鸡乐乎又锁我文。 我好像没写什么吧,亲亲都木得!!!吃枣药丸!!!
文走链接。
说好跳坑爬墙了呢,我的脸好痛……_(:3」∠ )_。      http://www.jianshu.com/p/0b46821a1107

最后几张图舍不得删。可能我真的在某些方面有些渣。这是前cp挹流@挹清流的作品。他是一个一个很棒的画手,低产但是量高,性格也很好。p1p2 p3 信邦据说是在王者峡谷中a信发现了敏感期o邦,我的车开了一半跳坑,以下请自行脑补。p4,5是扎头发的一只痞邦,邦信现代日常向。感觉干脆利落地删完太可惜,留个纪念罢。